争锋•携手——ACC、顶级期刊、GW-ICC群雄问道长城|GW-I 2

  13日,第三十届长城心脏病学会议已经进入了尾声,但精彩依旧继续。由医脉通独家承办的“第一直播间”在长城会三十载之际圆满完成了30场大咖学术交流。现在,第一直播间将带您领“鲜”感受国际顶级专家的风采。

  ACC主席Richard J. Kovacs教授、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陈义汉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张宇辉教授

  长城会发展30年,始终秉持“引进、创新、合作、发展”的办会宗旨而为广大医生服务。在第三十届长城会的第一直播间里,大会主席陈义汉院士邀请了ACC主席Richard J. Kovacs教授对谈心脏病学的发展及对青年医师的培养,会谈由张宇辉教授主持进行。

  首先,陈义汉院士表示,长城会作为国内外学术交流重要平台,近年来持续引进AHA、ESC和ACC等国际学会、协会的新指南、新技术、新标准、新理论、新概念、新规范、新技术、新方法等,自始至终走在中国心血管病学的最前沿,引领着中国心血管病学科的蓬勃发展。今年的长城会与ACC也进行了深入合作,举办了联合论坛。

  ACC主席Kovacs教授对此做出了回应,他首先对中国心脏病学的飞速发展表示了赞扬,中国医生对人文医学的认识,对居民健康生活的呼吁和宣教等也让Kovacs教授感受到了中国医学界的成长。而这其中离不开长城会的重要作用及很多中国专家在国际学术交流合作方面所做出的努力。未来长城会也将继续与ACC进行密切的交流合作,共同进行指南、临床试验、新科技等方面的探讨。

  中国医学科研近年来正在不断加速发展,中国的研究也逐渐和国际接轨。赵冬教授介绍,现在每年发表在国际上的来自中国学者的研究有近3000项,但其中仅有1%发表在顶级刊物。如何开展高质量研究,获得顶级刊物的青睐?三位来自心血管界顶级杂志的主编给出了他们的建议。

  Fuster教授、Hill教授首先对中国目前的科研水平给予了高度肯定,同时Hill教授指出,高质量研究首先要找到关键性问题,而中国目前的问题在于很多研究仅回答了中国的情况,缺乏更大、更多中心的结果。

  总的来说,更开放的声音、更创新的价值和更多元的观点更容易引起这些主编的关注。在青年医师的培养方面,几位教授都提到了科研精神的重要性,“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重要的不在于具体指导他们做什么,而在于创造性思维的养成。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张宇辉教授、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张运院士、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刘梅林教授、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杨兵教授

  杨兵教授指出,今年不仅是长城会三十周年,更是共和国七十周年华诞,来自五湖四海的心血管医生汇聚一堂,举办这样的学术盛典。1989年我们中国著名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教授和意大利心血管病专家German Di Sciascio教授共同创建了长城会,此后在无数代人的齐心耕耘下,长城会由最初的百人介入培训会议发展为今天的万人盛会,成为我们心血管界在国际上独树一帜的知名大会,这离不开老中青三代心血管病医生的奋进和努力。

  张运院士可谓是看着长城会“从小长大”,他回忆起30年办会之初充满感慨。那个时候长城会的规模还很小,只有几百人参会。在会场中,我们很少有独立的研究发表,主要是向国外进行学习。会场的设备条件也很差,经常出现讲者中断报告的情况。与那时相比,现在的长城会,已经成为万人参加的国际学术盛宴,取得了非凡的成绩。

  刘梅林教授也对长城会跨越式的成长表示祝福,她一路见证着长城会的成长。长城会在起步之初,与国际学术水平相差甚远,而胡大一教授通过将国外的介入技术、搭桥技术引进到国内,将长城会发展壮大,使我们的科学研究逐渐接轨国际,最终成就了今天我们与国际专家平等交流的机会。

  张宇辉教授作为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则是沐浴在长城会的阳光下成长,从在长城会听课的学生成长为今天大会的参与者和组织者。长城会启蒙了很多年轻医生或医学生的学术理念,而现如今的长城会更是能够给青年医生呈现百花齐放的学术观点。

  黄榕翀教授表示,今年冠脉领域一个最大的变化可以说是概念的变化,在ESC大会上最新提出了慢性冠脉综合征(CCS)这一概念。这个新概念实际上就是我们原来定义的稳定性冠心病,但较之前的概念更为精准。而在这样的变化之后,对于这类患者的诊断、分型、治疗也会产生相应的改变。

  陈纪言教授指出,CCS的提出让我们重新认识了“稳定性冠心病”患者的不稳定性,因为虽然有些患者没有典型的症状,没有急性发病,但仍存在很多其他高危因素,在整个的健康管理当中,不应该比ACS患者更弱。目前有研究显示,对于这些患者,应用氯吡格雷进行单抗治疗效果优于阿司匹林。

  北京协和医院方理刚教授、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许顶立教授、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杨萍教授

  许顶立教授指出,2018年中国心力衰竭防治指南里明确指出,射血分数减低的心力衰竭可以采取三部曲的方法来进行治疗。第一步就是用ACEI、ARB加上β受体阻滞剂再加上利尿剂;如果还有症状,第二步可以利用醛固酮受体拮抗剂和ARNI或是ICD与CRTD治疗;第三步可以用洋地黄治疗,终末期可以使用左室辅助装置、心脏移植、姑息治疗等。但面对射血分数保留的心力衰竭,还没有找到降低死亡率的方案,仍然是一个重大挑战。

  方理刚教授表示,目前关于射血分数保留心衰的临床研究有很多,但都没有取得理想的结果,这是由于多方面因素造成的。首先,心力衰竭的病理机制十分复杂,射血分数保留的心衰没有取得射血分数减低心衰那样显著的效果是存在一定生理必然性的。射血分数保留心衰作为一种复杂的综合征,也难以通过药物治疗等单一方式去解决。

  杨萍教授总结了两位教授的观点。射血分数保留心衰是一种常见的心力衰竭,虽然我们目前没有取得很好的结果,因此仍然应该进行相关试验,但是我们可能需要转变认识和研究思路。而在临床当中,除了对症治疗外,主要需要考虑对病因的治疗。总的来说,射血分数保留心衰的诊治,还需要更多医生的参与和不断探索。

  侯静波教授指出,2019新版ESC慢性冠心病指南中明确规定:如果狭窄不是大于90%的这种病变,一定要做功能学评估才能做介入治疗,体现了血流功能监测的重要性。我们需要从影像学、功能学以及缺血部位等多方面去考虑是否应该进行冠脉介入治疗。

  刘健教授表示,新指南对血流功能的重视,体现了以患者为本的初心。医生的任务不是放支架,而是改善缺血。实际上,冠脉造影发现,很大比例的患者没有出现病变。因此,医生需要重视功能学检测。另外,在进行评估时,还需要结合具体病变位置进行灵活处理。

  吴永健教授指出,近两年来,TAVR领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主要包括两大方面:机械的不断改进和理念的改变。首先是扩大了适应症的范围,使TAVR有了更多选择。TAVR从一个解决不能手术患者的技术转为更常规的技术。我们中国的TAVR也在不断发展,目前已经诞生了三种自主瓣膜,可以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周达新教授补充,TAVR的发展的确令人欣喜,更是患者福利。但临床医生在选择TAVR时需要注意,虽然TAVR的适应范畴有所扩大,但仍需要进行仔细评估患者的危险程度进行选择,而不是根据年龄等其他单一因素。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刘兴鹏教授、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黄伟剑教授、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李学斌教授

  在长城会上,心脏起搏论坛与以往相比更多火爆。这是由于心脏起搏技术本身的可及性,使很多医院医生都能够开展。六合开马结果还有心脏起搏技术的临床价值,事实证明确实可以挽救很多患者的生命以及家庭的幸福。

  在长城会第一直播间中,刘兴鹏、黄伟剑、李学斌三位教授针对心脏起搏技术展开了热烈的探讨。他们从鞘管的选择经验、输送系统和电极的差异等方面对希氏束起搏技术的很多细节进行了探讨交流。而技术的应用和普及需要长期积累的经验和临床感悟,尤其是面对不同患者的不同解剖特征,要求术者需要不断精进自己的操作。但随着科技的发展,尤其是我国原创器械的飞速发展和奋进,相信起搏技术的可及性将会不断的提高,成为更成熟稳定、更加精准的技术。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刘启明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王新华教授、宁波市第一医院储惠民教授

  王新华教授指出,近些年来,房颤导管消融技术取得了很多进展。首先是消融术式的发展。肺静脉隔离或环肺静脉隔离作为房颤消融的基石已经深入人心,但对于一些持续性房颤的患者来说效果并不是很好,因此我们也在不断探索新的术式,其中包括Rotor消融、酒精消融、线性消融等。另外就是关于消融能量的变化,wifi共享精灵是什么?

  刘启明教授表示,现如今房颤消融术已经十分成熟,但任何介入手术都存在有效性和安全性的问题。目前房颤消融术的并发症主要集中在心脏并发症和穿刺外周血管并发症两个方面。最担心的是心包填塞,另外还有肺静脉狭窄的问题,第三就是臂神经的损伤,需要年轻医生们特别注意。

  储惠民教授总结,房颤是一种常见的心律失常,非常容易引发卒中,对居民健康造成很大危害,对经济负担也造成很大影响。房颤消融术是治疗房颤很好的技术手段,虽然我们今天提到了很多危急并发症,但我们仍然不能因噎废食,而是应该更加精准手术操作,使房颤消融术能够造福更多的患者。

一肖中特高手论坛| 彩霸王超级中特网正版| 神童网免费资料区网址| 正版今期买一肖输尽光| 四海图库总站开奖| 香港图片管家婆图| 白小姐旗袍彩图库| 合数怎么分单双| 高手世家神算网前后肖| 正版挂牌每期自动更新|